天津市还迁房项目欠薪:法院判决成一纸空文

2018-02-09 14:18 来源:中国质量万里行

  “有关单位互相推诿,我们这个判决书就等于是法律白条了,拿了判决书也没有用啊,仍然拿不到钱啊。” 天津市沭阳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沭阳公司)法人代表胡方雨跟记者讲到。

  又是年近春节,农民工讨薪多年依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村民们都搬进了自己辛苦盖起的还迁房了,可农民工仍然拿不到被(简称:华宸公司)拖欠的工程款。市政府、劳动局、清欠办、建委,从天津市找完,就往镇里找,镇里找完区里找,区里找还不行又回到市里面找。” 沭阳公司胡方雨无奈的说。

  当记者再次来到天津市大张庄镇采访时,不仅沭阳公司的370多万元的欠款没有要回,还有更多的举报人没有收到欠款。记者在一份联合实名举报信上看到十二位实名举报的工程负责人。据了解,天津市北辰区大张庄镇E地块、D地块项目是老百姓的回迁房,是一项民心工程,2011年5月20日,沭阳公司与华宸公司签订了由天津市辰悦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简称:辰悦公司)开发的天津市北辰区大张庄镇居民还迁项目E地块的劳务分包合同并进厂施工。

  然而2013年6月,随着沭阳公司完成工程全部任务并交付使用,在华宸公司拒绝付款时,农民工们走访了天津市的所有相关部门,费时费力都解决不了。据了解,沭阳公司无奈按合同约定申请仲裁,2015年6月2日,天津仲裁委员会做出裁决,裁决被申请人华宸公司一次性支付沭阳公司工程款374万余元。华宸公司不服裁决当即上诉,2015年7月23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华宸公司请求,维持天津仲裁委员会裁决。既然官司已经打赢了,为何还会出现欠款问题呢?

  沭阳公司胡方雨跟记者讲述了一段经历,“辰悦公司工程总负责人、大张庄镇党委副书记承诺见到判决书辰悦公司就给钱,当我拿着判决书去找张书记时,又要求我走申请执行渠道,我们公司申请执行后,北辰法院又以找不到华宸公司和华宸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为由将此案长期积压,多年的维权,换来了只剩一纸胜诉判决。”

  这个项目的开发商是大张庄镇政府所属的辰悦公司,农民工们了解到辰悦公司最少还欠着华宸公司5%的工程维修金3千多万,于是沭阳公司于2015年10月30日向北辰法院申请执行案外人,但辰悦公司于2015年12月18日向北辰法院以工程质量及未结算为提出异议。“辰悦公司向法院提出异议后,我们有证据证明辰悦公司向华宸公司支付工程款千万余元。”沭阳公司胡方雨拿出其中一份中国银行进账单(回单)给记者查看。

  辰悦公司向华宸公司支付工程款七十万元

  “我们还认为,辰悦公司行为也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2011)195号,第15条‘协助执行义务人拒不协助执行或者妨碍执行、到期债务第三人提出异议后又擅自向被执行人清偿等,给申请执行人造成损失的,应当依法对相关负责人予以罚款、拘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若干工作问题的规定》(试行)37条,有关单位收到人民法院协助执行被执行收入通知后,擅自向被执行人或其他人支付的,人民法院有权责令其追回;逾期未追回的,应当裁定其在支付的数额内向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因此,辰悦公司对待协助执行的具体表现,是欺骗法院、藐视法律、妨碍诉讼的违法行为。”天津沭阳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法律顾问马金荣跟记者出示相关法律条款时说道。

  自沭阳公司于2015年8月18提出执行申请之日,至2017年1月20日中央电视台新闻直播间播出主题为“【调查】农民工讨薪思念陷‘连环套’‘法院白条’何时兑现?”已经过去520多天,“北辰法院相关人员一直回复沭阳公司:找不到被执行人,被执行人没有财产可以执行。”胡方雨告诉记者。但据了解,央视节目播出的第二天,被执行人就出现在法院,并交给法院120万元的被执行款。北辰法院为何隐瞒被执行人以及财务呢?这其中的问题令人匪夷所思。

  “我们借助媒体的力量再次找到北辰区执行局,要求继续将剩余的300多万款项执行到位,可是负责此案的周院长却代表被执行人与我们公司协商,要求我司在执行数额上作出大的让步,并提出如果沭阳公司让步就能执行,不让步就不能执行。”胡方雨跟记者说道:“辰悦公司承认对华宸公司有未到期债权,沭阳公司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制裁规避执行行为的若干意见》中的13条,于2017年5月先后两次,依法想北辰法院执行法官陈刚递交了《对依法保全被执行人未到期债权的申请》,但均未进行送达。”

  随后,记者来到天津市北辰法院询问沭阳公司案件后续执行情况,接到记者的是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霍立刚,他向记者出示了一则《关于申请执行人天津市沭阳建筑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华宸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相关情况》电子版说明书,以下是说明书内容:

  关于申请执行人天津市沭阳建筑

  劳务服务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华宸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施工合同纠纷一案的相关情况

  本案于2017年3月3日恢复执行,本院依法通过法院执行网络查控系统查询被执行人名下银行存款、工商、证券、互联网银行、车辆等信息,经查被执行人有部分银行存款,但已被其他几十家法院冻结,我院进行了轮候冻结。除此之外,被执行人无其他银行存款、无车辆、证券等财产。

  后本院前往被执行人住所地河北省石家庄市房管、车管、工商登记以及金融机构,重新对被执行人财产进行了调查。经查,无房产、车辆、存款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

  2018年1月份,经本院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情况与2017年相比并无变化,仍无可供执行财产。

  本院于2017年3月3日、3月13日、3月27日、9月6日接待了申请执行人,并要求其积极向本院提供被执行人其他可供执行财产线索,本院依法予以核查后执行。

  目前该案件处于中止状态,下一步我院将继续加大查控及执行力度,争取尽快执结该案。

  天津市北辰区法院回函中显示华宸公司被其他几十家法院冻结,除此之外,被执行人无其他银行存款、无车辆、证券等财产。那么,如此劣迹斑斑的企业,镇政府又是如何把这么重大的工程交给华宸公司的呢?这其中的缘由令人寻味。

  对此,中国质量万里行记者将持续关注还迁房下一步进展情况。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邵婉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