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证人》:编剧莫要乱判生死

2019-08-23 07:16 来源:北京日报

  《沉默的证人》剧照

  曾念群

  挺心疼几位主演的:“渣渣辉”张家辉依旧很卖力,任贤齐也不能说演得不够好,包括女主杨紫在内,亦有“90后”一代青春新劳模的架势。可惜了,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演些什么。

  影片《沉默的证人》故事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一具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看腻了各种打劫银行的匪徒,换个打劫停尸房的故事还蛮新鲜的。匪徒们没想到的是,想象中的文文弱弱的法医有着比他们还彪悍的灵魂,不仅不乖乖就犯,还搞出了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剧情。从故事的最终结果看,可以说是“三傻大闹停尸房”,很适合“开心麻花”那拨人改成解压喜剧,可惜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

  这一次墙倒屋塌赖不着施工队和装修队,前期设计留下的硬伤让导演和演员爱莫能助。剧本的关键塌陷不止一处,其中最核心的问题用原始二元思维可以归结为——好人死得太冤了。从人数上来说,好人与坏人的比例是6∶3,死亡比为4∶3,留下一对男女主角微笑着逃出生天,并催生所谓爱情。在虚拟故事里死几个好人无甚不可,关键看怎么个死法,被穷凶极恶的歹徒杀了也就罢了,然而都被自己人害死的,那这个剧本问题就大了。

  看门人金叔可以不死的,是男主陈法医自作聪明把匪徒二度引回法医中心,就算这样金叔依旧可以不死,只要女主乔法医闭上那张苍蝇般在匪徒耳边乱飞的嘴。运尸人阿杰可以不死的,匪徒不让进,是陈法医主动放进来的,理由是如果不放他进来,对方接不到尸体的异常会引来更多人——传递法医中心异常信息正是主角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放阿杰进来白白送死。两位警官的生死倒是怪不着主角,但连外来警官都看出异常,男女主角不主动给出明示或暗示,却和匪徒演一切正常的戏中戏,逻辑上是有瑕疵的。扫地帅哥威仔也是可以不死的,如果是在喜剧里,戴着耳机的他完全可以置身事外,直到匪徒咎由自取死光光,在大结局了摘下耳机给个懵懂的表情即可。

  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不仅令人喜欢不起来,还反生嫌恶。张家辉饰演的陈法医业务过人,从沉默的尸体上,既可以找到死因还好人以清白,亦可以找到证据助攻法官惩处罪人,但他似乎忘了一件更基础的事,那就是不可置无辜活人于死地。他偷梁换柱藏起匪徒寻找的证物也就罢了,至少要预估到歹徒发现的概率以及反扑的风险,他最该做的事情是让乔法医和金叔迅速离开并报警,而非埋头查案。匪徒一开始说得很清楚,不想杀人,最后却接连杀了,陈法医是关键驱动。杨紫饰演的乔琳看似很努力,但人物同样立不住。强调警校毕业的她一次次凭借爆裂脾气和蛮勇之力把匪徒马仔打倒,一次次扭转局势,但每次打倒对方都没能解除其继续作恶的能力,甚至在对方已经杀人并威胁自己性命后,乔警花依旧舍不得让匪徒马仔领盒饭。还有她那张看似厉害的嘴,也是把双刃剑,不分场合也不分好歹,其结果只剩下一堆牺牲逻辑的密集台词。在一个斗智斗勇的故事里,貌似一身正气的男女主人公让一群无辜好人枉死,自己独活并速配成对,怎么看都令人喜欢不起来。

  看得出投资方本来是想整一个高效能的密室逃生故事,一栋房子加一个棚搭停尸房搞定所有制景,高度节约制作周期和投资成本,可惜这个如意算盘终究在设计蓝图上功亏一篑。尽管如此,它比起前段时间上映的《秦明·生死语者》,还是好上无数倍。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欧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