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欢喜》虐心,也在警醒观众

2019-08-22 07:18 来源:齐鲁晚报

  □刘雨涵

  剧名起的都是骗人的,《欢乐颂》里的“五美”过得不欢乐,《都挺好》里的苏家一点都不好……正在播出的《小欢喜》里,三个面临高考的家庭本来也没见着什么欢喜的地方,倒是一直充斥着的焦虑情绪在尾声迎来了大爆发——英子在妈妈宋倩360度无死角的全方位“关怀”下,终于走向崩溃,打算跳海来逃离妈妈那让人窒息的教育方式。

  同样是聚焦高考,与前段时间的《少年派》比起来,《小欢喜》更让观众扎心,尤其是宋倩和英子这对“相爱相杀”的母女。如果说《少年派》里闫妮扮演的“虎妈”闫胜男还只是“小鬼难缠”,那么《小欢喜》里陶虹扮演的宋倩可就是大BOSS级别的碾轧。手握数套学区房、身为金牌讲师的宋倩在外人看来绝对是人生赢家,可她却偏偏就把对自己孩子的教育变成了失败案例。宋倩的母爱不可谓不伟大,作为离异的单身母亲,她要一个人扛起生活和孩子教育的重压。为了全身心投入到孩子的高考战斗中,宋倩从重点高中辞职,亲手为英子制定学习计划表,量身定制复习试题,精心搭配各种营养餐,甚至将英子房间的墙壁改造成了透明玻璃以便监督。

  可是这种360度无死角的全方位包围式关怀,给孩子带来的却是窒息的感觉。百分之百的付出也意味着百分之百的期望和索取,宋倩不关心英子想要报考的天文学,只知道告诉她“一定考到700分”。哪怕是英子次次考第一,偶尔考了一次第二,宋倩也大失所望,“都考第二了,还有什么可高兴的?”当宋倩辅导过的学霸学生丁一跳楼自杀了,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教育方式出了问题,“他不是考上大学了吗?他当年高考成绩可好了。”宋倩以为只要挺过高考、只要考出好成绩就能万事大吉了。

  身兼编剧之职的黄磊认为,剧中宋倩对女儿的感情已经超越了母爱,变成了一种病态的依恋。宋倩会对女儿说,“自从你到了妈妈的肚子里,妈妈就没有跟你分开过,妈妈从来没有觉得你已经离开妈妈的身体了。”这没有让人感觉到母女情深,反而有种被母亲掌控欲和占有欲支配的恐惧。如果说单亲家庭里的宋倩又要当妈又要当爸,那英子何尝不是又要当孩子又要当丈夫。哪怕是已经看过一遍的电影,也要陪着妈妈佯装是头一次去看。当得知女儿报了南京大学的夏令营,宋倩感觉遭到了背叛和遗弃,“妈妈的生活中只有你……我跟谁闹掰都行,我得罪谁都行,可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女儿就是这么回报我的!”宋倩让自己变成了受害者,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孩子。 

  近来的影视作品中像宋倩这样的形象并不鲜见,比如《少年派》里的闫胜男,《带着爸爸去留学》中的刘若瑜,这些母亲都是将孩子当作了全部生活的重心,反而让自己的生活失重,随着孩子的失控,自己的人生也就完全失控。宋倩的那些台词,“妈妈都是为了你好”“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许多家长在平日的生活里可能也会随时脱口而出。《小欢喜》不只是来“虐”观众的,更是让观众在剧中找到参照物,以此来警醒自己,别让“妈妈的爱”变成让孩子窒息的恐怖故事。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欧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