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不一定非要“豪华装修”

2018-07-12 08:13 来源:北京日报

  在国内的音乐剧市场中,大手笔的引进剧一度独占鳌头,但一轮演出下来,不少剧目就变成了“一次性消费品”,观众很难看到同剧再次上演。没有长期演出的市场支撑,无形中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现今中国的音乐剧市场还在起步阶段,想要把市场做起来,“小而美”剧目的持续演出是一条值得尝试的路。

  近来北京的音乐剧市场又热闹起来,一部小剧场中文版剧目《长腿叔叔》在京驻演26场,持续时间近一个月,而在此前,《隐婚男女》《我,堂吉诃德》等小剧场音乐剧也接连在京上演,比起去年多部来京的大制作原版引进剧,今年“小而美”的音乐剧十分吃香。

  中文版音乐剧《长腿叔叔》可以看做是小剧场音乐剧的缩影,小制作、小成本是它“肉眼可见”的特点。该剧最早由音乐剧《悲惨世界》原版导演John Caird联手作曲家Paul Gordon搬上舞台,全剧只有两个主要演员,在两个小时里连唱带演,以29首歌曲撑满全场。舞台上的场景也相当简单,两面布景墙相交而立,一面是男主角“长腿叔叔”背靠的书桌和书架,另一面布景墙边是女主角宿舍的小床。剧中灯光明暗变幻,呈现出不同的空间。而在服装方面,男女主角所谓的“换装”,不过是把外套穿上、脱下,或是系上围裙而已。

  相比于之前来华的《歌剧魅影》《魔法坏女巫》等原版引进剧,在小剧场上演的音乐剧甚至有些“寒酸”。不过,舞台小、座位少、制作规模小并没有影响小剧场剧目的质量。今年首次上演《长腿叔叔》,以及第二轮演出的音乐剧《隐婚男女》都可以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剧情完整有看头,戏剧冲突明显,演员唱、演、跳并重,更重要的是,排场再小,也没有把现场乐队裁剪掉,保留了音乐剧现场演出的灵魂。在内容上,这两部剧目虽然风格各异,一个浪漫温馨,一个爆笑解压,上演后均得到观众好评。

  一直以来,人们对音乐剧的形式存在误解。很多人心中的音乐剧都是大制作的原版引进剧,《猫》《歌剧魅影》《悲惨世界》《西贡小姐》这“四大”音乐剧始终是音乐剧标杆,以致后来有其他剧目上演时,宣传方常有固定的套路,动辄就说该剧集结了多少名演员,运过来的服装道具装了多少个集装箱,现场的灯光多么炫酷……言外之意是,这部剧来一次非常不容易,但其实这听上去就像是请了个大型搬家公司和豪华装修队,同时也在无形中加深了观众对音乐剧的刻板印象。

  很多人不知道,音乐剧不一定非得是大制作。在国外演出市场中,无论是英美等音乐剧的诞生地,或是日韩等市场成熟的演出地,从来都是大制作与小剧场并存。更重要的是,驻场演出是音乐剧不可或缺的演出形式,在一段时间内连续上演数十场甚至上百场,不仅可以形成规模效应,还能有效控制成本。对驻场演出来说,小剧场剧目显然有天然优势,不仅在风格上更加自由,200座到400座的剧场空间,也拉近了观众与演员的距离,更容易入戏。

  可在国内的音乐剧市场中,大手笔的引进剧一度独占鳌头,但一轮演出下来,不少剧目就变成了“一次性消费品”。千百万元资金砸进去买版权、排剧目、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似地巡演一圈,道具服装基本上就刀枪入库,观众也很难看到同剧再次上演。没有长期演出的市场支撑,无形中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

  现今中国的音乐剧市场还在起步阶段,想要把市场做起来,“小而美”剧目的持续演出是一条值得尝试的路。从制作角度来讲,小剧场音乐剧成本较低,运作较为容易,适合在一个城市进行长期驻场演出。并且,小剧场演出的票价更为亲民,更容易吸引观众走进剧场。

  对音乐剧发展来说,小剧场演出也更有利于培养本土演员。相比于原版引进剧目的国际化班底,小剧场演出通常选用中国演员,这对他们来说就是绝佳的实战锻炼机会。就像在《隐婚男女》和《我,堂吉诃德》等小剧场音乐剧中,主要演员挑大梁、撑全场,几位配角则根据剧情客串其他小角色,从演唱到表演再到舞蹈动作都要兼顾,这对提升演员的整体能力非常有帮助。

  不过,这也不意味着小剧场音乐剧不存在问题。总体上看,原创小剧场音乐剧在数量上还很有限,现在上演的剧目,要么是国外音乐剧的中文版,要么改编自电影、话剧、同名歌曲等IP,真正从音乐剧起步的原创剧目不多,质量上也是参差不齐。

  当然,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作品达到一定基数,才能淘洗出精品。音乐剧在中国起步较晚,如果小剧场音乐剧能先抓住观众的心,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稳定的音乐剧受众,中国音乐剧才能在良性循环中健康地走下去。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欧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