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涉枪案撤诉,华裔律师:“并不意味着周立波胜诉”

2018-06-07 07:3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中国艺人周立波在美涉枪案

  以检方撤诉而告终

  

  图/中国新闻网

  当地时间6月4日,美国纽约州拿骚郡法院在庭审后宣布,中国艺人周立波在美涉枪案以检方撤诉而告终。

  在检方指控周立波的五宗罪名中,包括涉毒、涉枪等在内的四项刑事罪名均被撤诉。周立波仅因开车接听手机,被认定为交通违规,受到罚款150美元的处罚。周立波在庭审结束后表示,“这是我有史以来最豪华的交通罚单”。

  拿骚郡法院认定,警方拦截周立波的行为合法,但随后对车辆进行搜查的行为,没有得到周立波本人授权。据此,法院将包括手枪、可卡因等在内的主要证据,均作为非法证据排除。

  周立波一案历时一年零四个月、前后11次庭审,这一切都源于一场交通案件:当地时间2017年1月19日凌晨,周立波因驾车“蛇行”,在长岛莱亭顿被纽约州警方拦下。随后,警方在周立波驾驶的车内搜出一把手枪及两袋毒品。于是,警方控制了周立波及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纽约州立大学材料科学系助理教授唐爽。

  两天后,周立波在纽约州拿骚郡地方法院首次受审。他的第一任辩护律师莫虎就保释问题与法庭进行协商,最终,保释金从25000美元降至5000美元,周立波得以取保候审。作为周立波案首任辩护律师的莫虎不仅曾是纽约警察局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警官,也是美国警界任职最高的华人。

  2017年6月10日第三次开庭时,法院当庭决定案件将通过“大陪审团程序”审理。一个月后,检方以证据不足撤销了对唐爽的全部控罪,继续调查周立波。2017年12月18日,大陪审团裁定周立波将被控五宗罪,包括共两项重罪(二级非法持有武器罪和非法持有火器罪)、两项轻罪(四级非法持有武器罪、非法持有管制物品罪)、一项违规(开车时打手机)。

  2018年3月27日上午,案件在第9次庭审时出现转折。周立波现任辩护律师史蒂芬·斯卡林(Stephen P. Scaring)对警方拦截和搜查其私人汽车行为的合法性提出质疑,并据此提出申请撤销案件的动议。

  据拿骚郡法院提供的证词,警方与周立波就拦车原因和搜车是否经过允许,产生不同说法。事发当晚拦截周立波的纽约州警察Anthony Litterello称,当晚,自己“清楚地看见”司机正握着手机,并且“屏幕是亮的”,遂决定上前跟随并叫停车辆。在发现警车跟随后,周立波驾车开始“蛇行”(频繁变换车道,并不断切换时速)。鉴于其危险驾驶行为,警方决定拦车。

  关于搜车的合法性,Anthony Litterello警官称,由于周立波不懂英语,车内的乘客唐爽充当翻译,在唐爽的帮助下,警方查验了周立波的驾驶证件。随后的搜查行动,均在唐爽的翻译下,在周立波点头同意后进行。

  周立波则称,“我是中国公民,我讲普通话。我不讲并且不懂英语”,“被拦下后,我从来没有同意过让警察搜查我的车或车上的任何箱包。”

  纽约州拿骚郡法院在6月4日的宣判中认定,周立波开车时接听电话这一指控成立,因交通违章受罚150美元。加上诉讼相关其他费用,共需要缴纳238美元。其他4项刑事罪名则因主要证据被排除而撤诉,周立波本人亦无罪释放。

  周立波的辩护律师史蒂芬·斯卡林表示,对于最终判决很满意,“周立波一开始就是无辜的,调查结果显示警方搜出的枪支上没有周立波的指纹和DNA。”

  关于车上枪支及毒品来源,周立波在宣判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枪和毒品既然和周立波没有关系,那么和谁有关系,慢慢听我说。周立波要是无罪的话,那一定有人是有罪的。”

  美国华裔律师刘龙珠长期关注周立波涉枪案,并因周立波对他的攻击性言论于去年以“诽谤罪”将其告上法庭。刘龙珠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此案最大的焦点是搜车的合法性,这建立在周立波是否听懂警方搜查要求的基础上。他认为,如果下一步纽约州司法部对这一案件的某些细节或审理过程表示质疑并进行调查,不排除案件有发生变数的可能。“最后因为枪和毒品无法作为证据,以检方撤诉告终,这并不意味着周立波胜诉。”刘龙珠说。

  若检方指控的全部五项罪名均成立,周立波最高将获刑21年。按照美国法律规定,身为中国公民的周立波在美犯罪,若罪名成立且需服刑,需在美国服完刑期。

  《中国新闻周刊》就与周立波案有关的问题致信纽约州司法部,并致电、致信周立波的律师史蒂芬·斯卡林,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罗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