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潮起 如何搭上快车?

2018-03-14 14:39 来源:工人日报

  

  张建成 摄/视觉中国

  一边是土坯房,一边是白墙红窗框的两层小楼;一边是泥泞的山路,一边是平平坦坦的水泥路面……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党支部书记、苍溪县岫云生态农产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李君代表行李箱里装着几幅照片。“这是岫云村2008年和今年的对比照片。”从人均年收入2000元左右,264户人家有107多户贫困户,到如今,人均年纯收入达到11800元,实现整村脱贫。下一步我们的目标是乡村振兴。"

  和李君关注的一样,今年两会上,“乡村振兴”引发很多代表委员热议。乡村振兴要靠什么人?要走什么路?要怎么干?《工人日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采访了一些代表委员。

  乡土人才缺乏,要怎么找?

  在乡村奋斗了10年的李君代表说,乡村振兴要产业发展得好,需要靠人才。但现在对于农村来说,最缺少的也是人才。说到这一点,李君说现在他仍对当初回村引发的震动记忆犹新,越是偏远的山区,就越需要有知识有文化的年轻人回去创业。“但怎样让年轻人想回去、留得住,是我们要思索和解决的。”

  “现在我们村上都没人了。”湖南益阳市安化县乐安镇青峰村村支书肖又香代表说,她观察到,现在农村一到过年期间就堵得水泄不通,但春节一过,又冷冷清清。她说,青峰村有2000多村民,但外出务工的人员超过一半,“村上只留下‘38’‘61’‘99’三大部队。”她口中的“38”“61”“99”三大部队,指的是妇女、儿童、老年人。

  “除此,学农业的学生最后从事农业的没几个。”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委员补充说,乡村振兴还是要培育一批新型农民和新型技术人员。但怎么能吸引到他们来,还是个问题。

  “我们白塔村已有30%的年轻人参与乡村建设,欢迎更多年轻人来我们村。”3月12日,江苏省宜兴市西渚镇白塔村党总支书记欧阳华,在江苏代表团全体会上发言时骄傲地说,为了吸引农村人回乡、留乡,白塔村打造了一批适宜年轻人发展的产业项目。

  除了用项目吸引人,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贵云委员认为,还要在公共服务上下功夫。“只有解决好了公共服务问题,人才、资源、资金和资本才能下乡去。”

  做大乡村产业蛋糕,靠什么来带动?

  代表委员们表示,产业兴旺是夯实乡村振兴的一把“金钥匙”,要发现乡村价值,做大产业蛋糕,走一二三产融合之路。

  位于河南新乡市太行山区的辉县市张村乡裴寨村,用了10多年时间,完成了一个贫困山村的振兴与蝶变,2017年裴寨村的人均收入增长到了1.3万元。这个村子的党支部书记裴春亮代表说,他的经验就是优化配置和高效利用农村土地。“在有限的耕地里收获更多更好的粮食,需要引入先进农业技术。”

  裴春亮代表说,他所在的村位于太行山区,土地条块分割,难以集中连片。他们通过整合再利用,实现了连续增收。但近年来,增收速度明显放缓,也让裴春亮代表产生了不小的担忧,“再靠过去的老经验不行了。产业结构要升级,增收门路要扩展,质量效益也要提高才行。”

  黑龙江省鸡西市密山市柳毛乡团结村党支部书记翟友财代表,当选上一届人大代表时还是一名民营企业家。2015年,他45岁,回到家乡密山市柳毛乡团结村担任党支部书记,开始全身心带领村民脱贫致富。如今,哈尔滨一家粮食加工企业在村里建了厂,年加工玉米水稻3万吨,每年可解决本村30名富余劳动力就业,每名劳动力每年可增加收入两万元。村里还引进了兴凯湖大雁养殖项目,养殖企业每年无偿给村里贫困户提供100只雁雏,并提供技术服务,负责销售。到目前为止,村民养殖大雁3000多只,每年增收45万元。翟友财代表说:“抓住产业兴旺这把‘金钥匙’,才能带领全村村民扎扎实实地奔小康。”

  “以返乡创业激发‘三农’动力,实现乡村振兴,让‘外出务工潮’转变为‘返乡创业潮’。”全国政协委员罗玉平建议:以乡村为单元,成立返乡创业服务中心,配备村级就业创业协管员,构建县乡村三级“保姆式”创业服务体系。乡村两级确立“五个一”的工作目标:建立返乡创业专项资金定向扶持,建立返乡创业特色产业,大力发展立足乡村的创业项目,培训返乡创业“小老板”,开办创业课堂提供知识技能。

  乡村振兴是系统工程。其中不仅有产业振兴,也要有文化振兴。黑龙江黑河市爱辉区新生鄂伦春族乡乡长张慧代表说,作为乡长,她已经看到乡村振兴战略给民族村落带来的变化。以往深山狩猎者,现在成为大山的守卫者,发展民族地区旅游事业,让山清水秀成为财富。如今乡里路好了,民富了,文化旅游发展成了全乡群众致富增收的重要渠道。除发展鄂伦春马、野猪等特色养殖产业,扩大柳蒿芽、老山芹等山产品采集,还发展挂袋木耳、松杉灵芝种植等绿色食品产业。

  各地因地制宜,资源如何配置?

  作为一个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并且在农村已经工作了十几年,和乡亲们走共同富裕道路的人,裴春亮代表认为,乡村振兴应该是一个省有一个省的特色,一个县有一个县的特色,资源要均衡配置。

  “人回来也没用,村上实在是没事做。”湖南安化县乐安镇青峰村党支部书记肖又香代表说,青峰村基础设施薄弱,交通不便,目前除了红皮小籽花生外,就没有其他产业。没有集体收入,服务群众的能力有限,不能给乡亲们办大事。

  “乡村产业发展要有规划,要结合自身地域特点。”湖南怀化市麻阳苗族自治县谭家寨乡楠木桥村党支部书记谭泽勇代表说,壮大经济必须要发展特色产业,而发展特色产业就需要根据自身实际,发展适合自己的相关产业,把规划引领与项目支撑结合起来,政府通过选择合适的项目,为乡村带去发展活力。

  乡村要振兴,产业发展至关重要。“因地制宜,才能找到发展之路。如果千村一面,那肯定是不行的。”说起差异化发展,来自河南的全国道德模范、全国劳动模范、河南省总工会兼职副主席黄久生代表认为,地区的资源禀赋也很重要。他介绍说,自己家乡潢川的“北花南迁、南花北移”产业就是依靠大别山区天然的地理和气候优势,发展过渡花木产业有着自然禀赋。盛世园林、春泉园林、莱新园林3家“新三板”上市企业与贫困户结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辐射带动周边13个村整体脱贫,形成了“一花独秀”富一方的示范效应。

  此前,乡村缺乏一盘棋规划布局。农业生产归农业部分管,住建部虽然分管建设,但是主要集中在城镇建设,土地又归国土资源部管。今年一号文件提出,各地区各部门要编制乡村振兴地方规划和专项规划或方案。加强各类规划的统筹管理和系统衔接,形成城乡融合、区域一体、多规合一的规划体系。

  中央农办主任韩俊说,这就是要防止一哄而上、急于求成,大轰大鸣。各地要按照中央一号文件的要求,根据各地发展的现状和需要分类有序推进乡村振兴。(赵剑影 程莉莉 刘旭)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徐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