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押金模式,能否破解共享经济困局

2018-01-12 21:54 来源:钱江晚报

  

  高艳东

  

  金雪军

  

  傅蔚冈

  

  陈季冰

  

  周伟华

  共享经济仍处于初级阶段。共享经济如何破题?一直充当探路先锋的浙江,在这一轮发展中也涌现出了新的民间智慧,出现了免押金模式,以及在此模式下生产的一批共享经济企业。这一模式能否成为打开共享经济发展大门的新钥匙?昨天,由中国新经济研究院发起专项策划的首次线下活动,专家们共同寻求共享经济的发展之道。

  高艳东:

  免押金符合时代发展趋势

  倡导数据共享

  对于共享经济下的免押金模式,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互联网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艳东有三点看法。

  他认为,共享肯定是未来的一个趋势,它减少了社会资源的耗散。“人类是群居性的动物。群居的核心,就是分享。比如我们中国人吃饭善用圆桌,就是共享经济的体现。”共享经济还能实现某种意义上的平等。“比如有了共享汽车,你就可以开着奔驰车到千岛湖去转一转了,将来还可以开游艇去转一转。”

  同时,高艳东表示,押金制度是非常低效率的,也是一个极大的交易阻力。“一切经济活动的核心,都是为了降低交易成本。而押金就是很大的交易成本。所以我认为免押金带来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尤其在中国这么庞大的经济体中,哪怕提高0.01%的效率,对于整个社会的GDP或者整个社会的进步,都是巨大的贡献。”共享免押金这个模式,减少了社会交易成本,提高了社会效率,是一种商业模式的进步。

  不过,他也表示,在信用制度建立过程当中,必须考虑数据搜集和隐私保护之间的问题。数据的保护、个人隐私的保护,应该适度地让位于社会公共安全或者公共设施的建设,“但同时我们也要防止数据霸权,防止数据垄断,防止对个人的过度侵犯。”

  金雪军:

  共享经济要可持续发展

  信用模式是方向

  “共享经济的存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希望解决问题:怎么样让资源得到充分利用,怎么样让公众的需求得到更好的实现,怎么样在过程里把我们的使用成本降得更低?”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浙江省国际金融学会会长金雪军说。值得思考的是,共享经济,为什么要有押金这么一个模式?

  “押金模式带来了一系列问题。有了押金,相当于用户增加了一笔前置资金的沉淀,增加了成本。”金雪军认为。此外,退押金是非常麻烦的事情,而且也带来了更多的社会管理问题。不过,对企业来说,一方面,在合法合规的条件下,这些押金能够带来一定的收入;另一方面,押金也是对使用人的一种约束,这也是一个基本的市场规则。

  “从押金模式到信用模式是方向。为了能够使共享经济真正能够可持续健康发展,需要社会各方面共同努力来推动信用体系建设。”金雪军说,“共享包括了经济的共享,也包括了文明的提升,包括我们整个社会文化的进步。”金雪军表示。

  傅蔚冈:

  更多机构参与免押金模式

  让用户有更多选择

  有一种说法让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印象深刻:互联网方面的创业,往往是在北京找到钱,到杭州把APP做出来,跑到上海做商业试验。之所以从北京跑到杭州,是因为在杭州有一群敏感的人,能敏锐观察到市场的需求。比如共享、免押金这件事儿,主要发生在蚂蚁金服。

  “经济学家阿罗说,有充分理由相信世界上许多地方的经济落后是因为缺乏共同的信任。因为缺乏信任之后,交易成本会非常高,这就导致经济运行当中每一个合同,你的执行,都会遇到很大的问题。”傅蔚冈表示,为什么以前需要押金?实际上我们在所有的交易行为当中,设置押金就是怕你履行不了。以前所有的租赁行业,都是需要押金的。

  通过某些机构,比如说蚂蚁金服做的芝麻信用,很多行业就可以免押金或者减押金,这就促进了交易的发生,减少了交易成本。“我猜想今后会有越来越多的机构,来做类似的事。希望更多的参与,让用户有更多的选择。”傅蔚冈说。

  陈季冰:

  打造偏好型数据库

  未来共享经济或更个性化

  作为冰川思想库创始人、上海人民出版社副社长,陈季冰认为,现阶段的共享经济更像是租赁。他认为,要提高共享经济的效率,需要建立偏好的数据库的基础设施。21世纪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实际上是数据。

  “有些人是看价格,有些人需要得到高质量的商品和服务,还有一些人是审美导向的,一些人是价值观导向的,当然,还有一些更高效、更细分的东西。”陈季冰解释,比方说,有些人喜欢音乐,有些人喜欢看电影,这个对于我们将来要发展的小规模、个性化的共享经济很重要。而如果有这样一种数据库基础设施,通过APP了解周边人的偏好,那么未来这类个性化的共享经济的效率会得到大大提高。

  周伟华:

  信用的商业应用

  不要无限扩大化

  在浙江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周伟华看来,支付宝是一个创新,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交易的风险,“它可以被认为是一种押金或者一种信用机制,比如货没收到我把钱先付过去,就可以看作是一种押金。当然也可以来体现买家的信用。”

  他认为,押金和信用,这两个东西的作用都是一致的,都是为了避免交易的风险。只不过他们的用途是不一样的。

  “信用建设是中国整个商业经济发展再往上走一个台阶的根本转变,代表着中国整个经济的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所以说信用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促进提高商业交易效率的东西,意义非常大。很高兴杭州做得很好。”

  但是,他也看到了信用发展中的一些问题。

  “信用标准的建设,需要大家一起来参与探讨。我反对把信用的商业应用无限扩大化。另外,应用的价值如何?也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他认为,我们在建设信用社会的时候,要兼顾怎么和我们的创新之间取得平衡。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徐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