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一跳”席卷90后的背后:腾讯在做你不知道的事

2018-01-12 14:33 来源:北京时间

  (北京时间记者 邵铖 金楠 报道)“这个东西和我的关系就像相处多年的夫妻一样,你已经忘了自己有多喜欢ta,但是就是离不开了。”今年29岁的广告设计师金潇告诉记者,这已经是他为“跳一跳”刷分到凌晨的第二个星期了。

  2017年12月底,微信新版本开放小游戏程序。一款叫做“跳一跳”的游戏以风卷残云的气势席卷了以80、90为生力军代表的微信天下。游戏操作极其简单:按住屏幕,控制小人从一个方块跳到相继出现的另一个方块,直到掉下去为止。

  既无玄关,亦无奖励。为什么“跳一跳”会火?

  (微信“跳一跳”小游戏界面)

游戏玩家:我想过把分数比我高的好友删了

  调查中,近九成玩家表示,自己对于呈现火爆状态的“跳一跳”完全没有到达痴迷、热爱的状态。大多数玩家会选择在上班路上,开会间隙,睡觉之前等闲暇时间进入游戏;一旦因为其他事情被强迫终止游戏,也不会感到可惜。

  “没什么技术含量,只有在很无聊的情况下我才会玩。”IT行业从业者黄先生说,“但挤地铁的时候,谁会需要什么技术含量。”

  (北京外国语大学大三学生接受北京时间采访)

  “我基本不玩游戏,更谈不上喜不喜欢,宿舍所有人都玩,我怕不玩找不到共同话题。”今年大三的王同学说。

  对于游戏的重症患者们,“跳一跳”为何会吸引他们呢?“游戏设计得挺贱的,看起来特简单,但用力不足就跳不过去,用力过猛就容易摔跤。每‘死’一次,我都特别不服气。”游戏上瘾重症患者杨先生坦言,长时间被强制保持“分寸感”,让他有一种“被虐”的快感,而失去“分寸”导致失败的懊恼会让他很快开始下一轮游戏。

  除了分寸感以外,与好友的分数比拼成为了游戏玩家们最大的胶着点。29岁的金潇表示自从工作以来基本很少晚睡:“我已经是好友圈第二名了,第一名只多我20多分,我那天刷夜到凌晨3点多,就想把他比下去。到最后还想过把分比我高的那个好友删了。”

  “我会给女孩发起游戏挑战,简单,容易产生共同个话题。现在大家工作都那么忙,也不可能天天见面,用这种方式维持联系,很轻松,也很有效。”正在创业的柳先生告诉记者,他不在意比分,也不在乎排名,除了陪女孩玩,闲暇之余自己会给自己找个事儿,放空一下头脑,但不烧脑才是关键。

  (游戏玩家接受北京时间记者采访)

微信回应:“徐记士多”和WeStore都真实存在

  不是特别喜欢,但就是离不开。“跳一跳”像极了一部口碑不佳但上座率极高的电影,被人骂着没有技术含量,却顽强得存在在人们茶余饭后的生活间隙里。

  “对于一款游戏来说,留存时间长短,付费项目多少,生命周期长短都是很重要的考量标准,显然,‘跳一跳’的开发者在意的不是这些。”国内某游戏平台高级运营经理别巍说,“从专业角度上讲,这根本算不上是游戏,只能算是有趣味性的社交工具。”在别巍看来,这种游戏的开发极其简单,迅速走红也会迅速降温,游戏本身火不了太久,但微信推出这款小游戏绝对志不在此。

  在游戏设计里,出现了多种与众不同的方格,比如“音乐盒”、“下水道”等,用户跳到这些方格上停留还会有额外加分。

  北京时间记者从微信团队核实,可获得15分加分的“徐记士多”方格,就是真实存在在小游戏团队里的无人便利店,目前已经营业了2年多。相比之下,WeStore方格的设置目的就更加明确——去年8月28号在广州正式开幕的微信首家官方品牌WeStore被认为是其正式在实体零售踏出第一步的标志。这样的游戏设计给我们提供了无限的现象空间的同事,也似乎为广告商提供了无限可能性。有网友大胆预测,“跳一跳”的每个方格上都会是一个招商位置。

  截至目前,“跳一跳”的真实营销计划和小程序的未来走向还不得而知,但有一点几乎是有目共睹的:微信团队正在尝试以这次调整,再次为增加用户黏性作出努力,力求实在用户留在微信的时间变得更长。

  专家预测:轻型应用领域是必争之地

  “我国互联网用户的习惯就是‘免费’,这造就了互联网经济的盈利模式永远绕不开用户黏性。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跳一跳’一定是为微信探索自己成熟的商业模式打响了开门红。” 中国互联网金融研究院教授房晓溪说。

  (“跳一跳”游戏界面)

  “‘跳一跳’距离一个完整的游戏开发距离还有很远,但开发逻辑不严密的背后原因也还是我国互联网用户对于‘免费’模式的依赖。在前期不能回收资金进行二度开发及完善的情况之下,轻应用一定是互联网商家的必争之地。”房晓溪说。

  放眼中国互联网行业,在轻型应用领域,微信并不是第一个尝试者。在微信之外还有百度、UC、支付宝、小米等玩家。

  “小游戏的黏着力不强这一点大家一定心知肚明。要想摆脱这种困境只有一种办法就是尽快开发更高级别的游戏运用。”房晓溪说,“有了资本积累就能改变轻应用的市场环境,不能否认哪天谁真能研发出除了iOS、Android或Windows Phone以外的第四大国产操作系统呢!”

  房晓溪表示,野心或许可以很大,但还要解决太多的技术难题,突破太多的市场瓶颈。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毛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