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东方涉嫌利用品牌“信任诈骗” 涉及资金或超3亿

2017-11-14 16:09 来源:新浪财经

  1.72亿收购华彩天地、25.5亿拟并购永乐影视、9亿布局王力宏演唱会.....通过大量并购,如今当代东方参股控股的子公司已达40余家。

  正值当代东方大肆“跑马圈地”之时,【话娱】小编却收到一则实名举报:A股上市公司当代东方收购河北威丽斯影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威丽斯影业)时,利用被收购方对上市公司信誉的信任,先行要求对方划转股权,却一直拖欠支付股权收购款。导致威丽斯影业运营陷入极大困境。

  (威丽斯影院董事兼创始人石先生)

  举报人正是此次事件的主要当事人之一,河北威丽斯影院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兼创始人石先生。石先生对【话娱】记者说道,“他们(当代东方)就是利用上市公司的牌子,利用我们对上市公司品牌的信任,一次次的推脱和欺骗……”

  当代东方1496万拖欠半年仍未支付,上市公司控制财务大肆扩张致使威丽斯影业资金链断裂损失近200万

  2017年3月29日,当代东方发布《关于全资子公司收购河北威丽斯影院管理有限公司部分股权并增资的公告》。公告显示,当代东方旗下全资子公司当代春晖以1470万元的价格获得威丽斯影业34%股权。为使当代春晖持有威丽斯影业51%的股权,当代春晖需要追加增资款1496万元。

  此外,当代东方还承诺向威丽斯影业支付3000万元的财务支持,用于项目建设。

  (股权转让及增资协议,来源:当代东方公告)

  但石先生告诉【话娱】记者,“当代东方在没有落实股权转让款时,便要求我完成51%的股权变更,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我答应了。但是截止到2017年11月13日,当代东方仍然没有完成协议上规定支付的款项。”

  石先生说,威丽斯影业已经于2017年4月19日完成了51%的股权转让及增资工商变更登记,完成了人事和财务交接,按照合同协议内容,当代东方应最晚于2017年4月30日向威丽斯影业原股东支付1470万元购买其34%的股权,应最晚于5月4日前向威丽斯影业支付1496万元的增资款,从而完成对威丽斯影业51%的持股。并应当在8月15日前落实给威丽斯影业3000万的财务支持。

  但是截至到2017年7月28日,当代东方应当支付给威丽斯影业的1470万元股权转让款还差520万元没有付清,1496万元增资款、3000万元的财务支持则分文未付。

  石先生说,期间自己曾无数次的找对方负责人沟通,打电话、聊微信,甚至不止一次去对方公司找领导面谈。“他们态度非常好。一开始说我们账上有几个亿,你等着吧。结果今天推下周,下周推下个月。后来实在付不出,又说资金有困难。”

  而由于当代东方拖延付款,已经导致了威丽斯影业陷入经营困境。当代东方以上市公司的合规性为由,让石先生清退一些老股东,并清偿所有负债。但从威丽斯影业能够健康经营的角度来说,这样做的前提是当代东方的后续资金能够到位,否则威丽斯影业就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风险。结果出于对上市公司的信任,石先生完成了上述工作后,却没能等来后续资金……

  另外,当代东方要求石先生聘请了不少财务和法务人员,人员工资、日常运营都要符合“上市公司”标准。这个标准可不便宜,威丽斯影业为此每个月都要增加大笔支出。更重要的是,按照原计划,威丽斯影业已经开始了双方约定好的业务拓展,现在却得不到后续资金支持,而停下就要面对经济上的巨额损失。不少高薪聘请来人才“无事可做”,已经有离职的打算。

  附:威丽斯影业利润报表

  【话娱】记者从威丽斯提供的利润报表中看到,与当代东方签下协议之前威丽斯影业还有几十万的净利润,但现在公司已经亏损了近200万。

  连发3函催款未果,董事长签字批款仍失信

  就这样拖了三四个月,通过各种途径催款未果后,石先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再这样下去可能要威胁到威丽斯影业的生存。从7月28日起,石先生曾3次向当代东方至公函,要求对方履行协议,支付欠款。

  其中第一份函件上还有这次收购的主体,当代春晖董事长王东红的签字批复,答应在8月31日之前支付其余款项。然而石先生说,拖到今年8月2日,用于收购34%股份的1470万对方终付清了,但用于增资至51%的1496万则至今未付。

  附:王先生的催款函及当代春晖董事长王东红签字函

  说到这里,石先生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当【话娱】记者问到当初为什么选择和当代东方合作时,石先生坚定地答道:“他们是市值近100亿的A股上市公司,他们的合规性打动了我。”

  石先生说:“如果确实是遇到资金困难,我只要求把股权还给我就行。他们可以变更回34%的股份。可是现在他们不付钱,也不愿意把股份还回来。甚至还说我可以去法院上诉。”

  以下是石先生与当代东方一名高管的微信对话记录。

  当代东方不给钱又不还股,上市公司已发公告的收购案就要这样不了了之?石先生告诉【话娱】记者,当代东方付不出钱时曾给出过一个“解决方案”,然而事件的后续发展再一次刷新了他对这家A股上市公司的认知。

  公司借款却抵押个人财产?石先生直言“签了协议我就一无所有了”

  石先生告诉【话娱】记者,“当代东方付不出钱时想让我签一个协议。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如果我当时签了,可能现在就一无所有了”。石先生所说的协议是当代东方提出的一个向第三方金融机构的借款计划。

  当代东方计划以威丽斯影业为主体,向大连装备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借款3000万。但问题是这笔借款需要有资产做担保,而根据影院行业的实际情况来看,占比较重的放映设备等资产都是租赁的,按规定无法作为担保物。

  因此,当代东方提出为威丽斯影业提供担保,借款3000万,但同时需要石先生个人与当代东方签订反担保协议。石先生说,“当代东方要用我持有的威丽斯影业49%股权作为反担保物,还要把我个人在长春和辛集的另外两家影院装进来。而这3000万借款却要被用于当代东方本该自行支付给威丽斯影业的1496万元股权增资款。”也就是说这部分借款的风险,最终还是传导到了石先生身上。

  (石先生向【话娱】记者梳理“反担保协议”)

  石先生说,当代东方目前已经控制了威丽斯影业的财务,借款的最终抵押物虽说都是自己的财产,但这3000万究竟被如何使用,自己没有控制权。而最可怕的是,由于协议规定的本该由当代东方支付的股权增资款和财务支持款都迟迟无法到账,已经导致影院陷入了亏损状态,威丽斯影业极有可能无法偿还这笔3000万元借款。那么对于石先生来说,不仅自己在威丽斯影业的股权会被当代东方拿走,还要另外赔上两家影院。

  这个时候,石先生对当代东方的“套路”已经不再信任了,没有同意对方的解决方案。石先生再联系当代东方几名负责人催款时,对方就处于“失联”状态了。

  根据石先生的描述,当代东方说“公司在资金方面有困难”。如果事实真的如此,那还有情可原。但是据【话娱】了解,当代东方收购威丽斯影业后,就一直没有停下对外投资的脚步。

  7个月投资9个公司/项目,金额超过38亿

  通过当代东方发布的公告,【话娱】记者梳理了一下当代东方收购威丽斯影业后的投资情况:

  11月8日,当代东方公告,支付2.94亿元人民币收购星斗企业持有的河北当代文化传媒49%的股权;

  11月3日,当代东方公告,支付500万人民币收购浙广传媒80%的股权;

  11月2日,当代东方公告,支付400万元人民币收购北京恒大宏信科技有限公司原股东20%的股权,并向公司增资1000万,最终持有其40%股权;

  10月27日,当代东方公告,支付952万元收购北京成成互动87.88%股权;

  9月13日,当代东方宣布与Hongsheng Culture Holding Ltd签订合同,计划出资6—9亿元人民币参与这家公司的《世界巡回演唱会》计划。据媒体报道,演唱会的歌手正是刚刚发了新专辑的王力宏;

  8月23日,当代东方公告,以自有资金出资2450万元与《文化中国》共同设立“文化中国云平台”运营公司;以自有资金出资1500万元与《文化中国》共同设立丝路传媒有限责任公司;

  7月16日/8月21日,当代东方拟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永乐影视100%股份,收购金额预计高达25.5亿元人民币;

  5月12日,当代东方出资255万元,与上海两家公司成立影视制作和艺人经纪公司当代百盈;

  据统计,5月—11月初,在7个月的时间里,当代东方投资、设立和收购的公司达到8家,参与项目一个,涉及金额38.15亿。其中不乏王力宏演唱会、并购永乐影视这种关注度较高的项目。除了永乐影视是计划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其余超过12亿的投资或项目基本都是以现金参与。

  这么大规模的扩张,当代东方似乎不像缺钱的样子。

  然而在资本市场上出售阔绰的当代东方还有着另一面。公告显示,8月30日和9月14日,当代东方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当代文化和当代集团质押了自己手中最后的股份用于融资,股权质押率均已经达到100%。

  附当代东方股权质押情况说明:

  这么高的股权质押率,对于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是风险很高行为。当代东方为了融资为何要付出这样的代价?

  另外,相关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1月—9月,当代东方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965.22万元、-48983.80万元、-9,411.84万元、-2.07亿元。现金流几乎连续4年为负,且金额持续扩大。今年1月—9月,当代东方净利润2877万,同比下降78.8%。在这种情况下还要高速扩张,真的是种健康的状态吗?

  石先生最后透露:“遭遇当代东方信任诈骗的不止威丽斯一家”

  “当代东方这件事一开始我也很困惑,我甚至还以为是我自己有什么做的不对,但是后来还有几家被当代东方收购的公司找到我,竟然都碰到了同样的事。”

  石先生向【话娱】记者说到,据他所知,已经有三家被当代东方收购的公司遇到了和自己类似的情况,这3家公司所涉及的收购金额共计在3亿以上。有的公司签了对赌协议,因为后续资金不到位严重影响了公司业绩,导致对赌没有完成。

  “我已经对当代东方的3000万财务支持不抱太大希望了,现在最迫切的是需要当代东方把用于购买股权的1496万支付给我,要么归还我的股份。当代东方现在控制着威丽斯影业的财务,我想做点改善经营状况的事都做不了。另外也给那些即将与当代东方合作的公司提个醒。”

  如今当代东方投资、参股的子公司已经超过40家。石先生所说的被当代东方拖欠款项,甚至导致业绩对赌无法完成的公司是谁?除了石先生知道的,还有没有其他公司也遇到了这种情况?后续事件,【话娱】将持续追踪报道。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