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农食品集团拟接盘大北农 邵根伙"弃A"押宝圣牧存疑

2018-12-06 07:19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夏 芳

  在政策向民营企业倾斜之际,大北农或将迎来国资背景的新东家。

  12月2日晚间公告,大北农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邵根伙就股权转让与首农食品集团开展沟通与磋商,双方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就战略合作达成初步共识。

  大北农表示,公司积极配合首农食品集团委托的相关中介机构,开展必要的尽职调查工作。首农食品集团作为北京市属大型企业集团,与公司存在良好的协同效应,有助于公司更稳健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大北农在公告中表示,公司的控制权或将发生变化。也就是说,如果首农食品集团进入,意味着邵根伙将真正退出自己一手养大的公司大北农。

  事实上,自去年以来,大北农公司实际控制人邵根伙的股权质押一直呈高压状态,99.9%的股权质押比例,也导致大北农曾被交易所问询。

  首农食品集团拟接盘大北农?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大北农邵根伙1993年创办大北农集团,2010年4月9日,大北农在深交所上市。根据介绍,大北农是以邵根伙为代表的青年学农知识分子创立的农业高科技企业。公司产业涵盖养殖科技与服务、种植科技与服务、农业互联网三大领域。

  在公告中,大北农表示,邵根伙正在筹划有关公司的战略合作事项,可能涉及控制权变更。截至目前,本次转让的尽职调查与谈判工作仍正在进行中,双方尚未签署涉及本次转让的正式协议。

  值得一提的是,邵根伙不仅是大北农的实际控制人,同时,他还是中国圣牧的掌舵者。

  2016年1月份,邵根伙私人控制的公司开始逐渐购进中国圣牧股份。2017年12月15日,邵根伙成为中国圣牧的新掌舵人。

  如今,邵根伙与首农食品集团之间的股权转让推上谈判桌,邵根伙欲放弃大北农成为不争的事实。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北农是一家科技含量相对较高的企业,首农食品集团此时接盘,成本相对较低,从业务整合方面来说,双方有业务上的协同性。

  沈萌表示,首农食品集团旗下仅有三元股份一家上市公司,如果控股大北农,首农又多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平台,未来可以将旗下业务进行资产整合。

  不过,业界也有另一种声音:邵根伙离开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企业,对大北农必定产生影响。

  对此,一位大北农内部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确实会有影响。

  但是,在沈萌看来,大北农是一家科技含量大的企业,个人的离开对公司肯定会产生影响,但这个影响多大,主要看公司的治理结构是否健全,公司的管理团队是职业团队还是邵根伙私人的团体。

  邵根伙股权质押率高达99.9%

  值得注意的是,大北农公司实际控制人邵根伙大比例的股权质押一直被外界所关注。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大北农公告显示,自2017年迎来,邵根伙持有上市公司股权的质押率在90%以上。

  在大北农2018年中报发布后,交易所针对公司中报问询函中对于邵根伙的股权质押,针对邵根伙的股权质押获得的资金用途,质押股份是否存在平仓风险都进行了问询。

  10月30日,大北农在回复交易所的问询中表示,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主要用于农业实业经营或农业投资,其中大部分用于农牧行业投资,如乳业、种业(水稻/玉米、种薯育种)、粮食收储、畜牧养殖等。其中小部分约4亿元用于大北农定增的股票,约5亿元用于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票,还有部分资金用于支持我国农业教育和科技创新,先后给中国农业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高校捐资。

  而在邵根伙高股权质押率的背后,是他大手笔进入中国圣牧。对此,沈萌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看不懂邵根伙的举动。

  据了解,中国圣牧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17年上半年,中国圣牧净利润为1.31亿元;全年净利润则为亏损8.24亿元。2018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中国圣牧上半年亏损10.66亿元,净利润降幅达到了16819.9%。

  一边是资质较好的A股上市公司大北农,一边是发展并不理想的港股中国圣牧,邵根伙宁愿抛弃大北农而押宝亏损的中国圣牧,在采访中,多数人均表示无法看懂邵根伙的操作。

  “向乳业发展,养猪和养牛之间到底有多大协调性?邵根伙当初重金押宝圣牧就不合理。”沈萌表示,在当前资金都在扶持民营经济的当下,邵根伙宁愿放弃A股估值高的大北农去发展圣牧,这个举动比较反常。

  大北农业绩大幅下滑

  邵根伙成就了大北农,那么其离开后,对大北农又影响几何?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8年的资本市场发展,大北农从上市前的营收不足40亿元,2017年营收达到187.42亿元。邵根伙去年年底接管中国圣牧后,大北农的业绩今年内出现大幅下滑,公司的饲料和养殖业务盈利能力下降。

  《证券日报》记者查阅公司财报显示,2018上半年,大北农实现营业收入90.73亿元,同比增长8.2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亿元,同比下降80.18%;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0.36亿元,同比下降92.18%。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2.18亿元,同比增长6.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41亿元,同比下降47.52%;实现扣非后归母净利润9963.60万元,同比下降87.02%。

  对于2018年全年业绩,大北农在三季报中表示,公司预计2018年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5.06亿元-8.86亿元,同比变动-60%至-30%。

  “受猪价行情影响,公司养猪业务亏损较大。受养殖行情及原料价格波动影响,公司猪饲料业务销量增幅同比将放缓,毛利率水平同比将下降。另外,公司限制性股票激励费用较高,对本年业绩影响较大。”这是大北农对公司业绩下滑给出的理由。

  不过,公司业绩下滑与邵根伙“移情”圣牧是否有直接的关系?大北农某工作人员给《证券日报》记者的答案是“当然”。那么,首农食品集团能否挽救业绩下滑的大北农呢?对此,沈萌表示,“相信首农食品集团进入后,会将影响降至最低,首农控股有一定的想象空间。”

查看余下全文
(责任编辑:魏京婷)